安路宝创始人李到哲与他的脑力经济学

议事厅来源: 企业观察家2016-11-11 10:01:04责编:管铸热评:

企业观察家记者:张正良

黄玉良

从做广告帮别人推销产品,到研发产品解决现实中遇到的痛点,他觉得最有价值的投资是把自己的头脑用对地方,多出点子,其他的,只管消费就是。

李到哲的办公室里经常高朋满座,熟识的、不熟识的,都喜欢过来喝茶——喝茶归喝茶,多半是过来求“法”的,在朋友圈里,李到哲刷的是“智多星”的脸。

脑子活,点子多,鹅毛扇一摇,就能帮身边人解决不少问题。

在一个情商为王的时代,李到哲慢慢摸索出一条“智取”的路。

李到哲打心眼儿里喜欢这个社会。准确地说,是喜欢这个商业社会。

即使在他最拉风的领域,他都不必像一个全能的神,无所不知,他只需搞好自己的事就行,在一个交易趋于公平的世界里,其他的,可以交给别人完成。

最完美的工艺是,每一道工序都达到极致。 凯撒的归凯撒,上帝的归上帝。

方案、集成方案,做一个方案提供商,开启自己的智力模式,多出点子,多帮助社会解决痛点问题,这是李到哲认为最有价值的投资,其他的,他只管消费就是。

安路宝创始人李到哲与他的脑力经济学

工艺男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那年月干什么都能挣钱。

走出校门,李到哲没来得及多想,按照专业习惯头也不回地就去跑广告。其时,国内企业正在波峰上,大大小小、真真假假一起聚拢了来,扎着卖方市场眩人的红头巾,拿个大喇叭在地摊上吆喝就能攒不少人气,产品一上市,只要对准了需求,就会被一抢而空;有那么多急于上烤架的肉,广告业自然大红大紫,日子每天都像蒸笼里的馍面,鼓胀胀的。

那会儿,广告效果好得出奇,产品只要在电视台、报纸露露面,业绩就像社会主义的股票只升不降,刷单刷得手软,哪家广告公司背靠这些财神爷,想不发财都难。

不过,其时广告公司也多是草台班子,三五个人往一块儿一凑,公司就成了;广告装饰的人才很少,李到哲与他的同学们见风而长,很快成为郑州市广告业的中坚力量——起身工艺美术的底子,在那个电脑美术字还没有盛行的年月,能刷美术字就是天大的优势。

在郑州最大的广告公司跑了几年业务,李到哲看看很难再玩出什么新鲜玩意儿了,就拉着一直同进同出的妻子也开了一家广告公司。

跑客户、转媒体,搞搞户外广告,刷刷墙体,画画装饰设计图……在圈里,那时,李到哲也是发展得有声有色,夫妻二人代表了公司绝大部分的生产力,常常是放下这个拿起那个,一样也不落下。

几年的进进出出,来来往往,不太擅长交际的李到哲倒也混了一大堆朋友,各行各业,五花八门,干什么的都有,也慢慢把自己的广告业务做到了高速上。

正是中国经济的黄金岁月,高速牵引着大家一块儿往前跑,路上挤满了各色资本,谁有本事沾上它,剩下的就只是数钱了。

“原来生意还有另一种玩法!”

切入高速的李到哲好奇心重,也早已对僧多粥少的广告业有些厌倦,就把广告公司交给妻子打理,自己一头钻了进去——高速上的广告装饰要做、附属工程要做,连自己不太懂的工程也开始揽下来。

赚了不少钱的李到哲反倒心里愈来愈空落,整天这么东奔西跑的,风光倒是风光,放阳光下一晒,自己都快成一个空壳了。

没事的时候,李到哲还会很另类的拿出自己的笔勾勾画画,做做广告设计,搞些时髦的造型,自娱自乐。

“那不是自己的事业!”李到哲的心有些慢了,也一眼看到了高速的尽头,“高速已经把触角伸到了每一片能触及的土地上,属于它的时间应该已经不多了。”

一边做着高速,李到哲又一边搞起了另类餐饮。

沿着郑州市大学路一直往南走,新郑与郑州市界接壤处不远,有一处洼地,数十亩大小,一直闲置,朋友领李到哲过来看时,他一下子就动了心思。

“这是个农家乐的好去处。”

洼地原是一片河沟,高低不平,周围都是企业租赁的仓库、工厂,附近一家像样的餐馆都没有。李到哲一眼就看出了需求。

在洼地上转了两天,李到哲把一副完整的农家乐规划设计图交给施工人员。

垂钓的池塘,绕厅的水系,水车、用于采摘的园地、拓展训练地,休闲娱乐区……李到哲要打造的是一个集住宿、餐饮、会议、游玩于一体的多功能休闲区,所有的设计都遵循因势利导的原则,顺势而为。

一大一小两个停车场,地地道道的农家菜、地锅馍,别具风情的农家休闲娱乐……李到哲的农家乐一开业就锁定了周边企业的饭局,许多食客从郑州、新郑专程赶过来体验。

生意确实是好生意。但好景不长,几个月后,在一场自上而下的耕地保卫战中,农家乐与周边的仓库一同被波及。

一年以后,李到哲偶然再转到那片自己买断数十年使用权的“领地”上时,见到几辆车停在破败的停车场上。

“咱们过去的食客。”留守的保安说,“他们说咱这农家乐自内而外都有味道,关掉太可惜了,过来看看。”

缅怀是一种病,李到哲笑笑,突然觉得,起意农家乐,一定是那地方击中了他梦想创意的那根神经。

痛点思维

有事没事,李到哲的脑子都开着“外挂”。

在高速上干活那些年,亲见了太多车祸与经历了种种不便,以至于很多年后,李到哲的心思还停留在路上。

高速上一旦作业或者出现车祸,“曝光”率最高的就是反光路锥。反光路锥在高速路上临时隔离中必不可少,但传统路锥在使用中费力费时,也不太安全。因为占地方,传统路锥平时的堆放本就是个问题,使用起来更是麻烦,运输需要的车辆多不说,摆放的人手也不少,耗费的时间也长,收起来又需要等量的人力、财力。

这样的反光路锥,李到哲看不上——耗时费力倒在其次,还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就寻思着改进改进。

改进到最后,李到哲改进出一项专利——折叠反光路锥。新产品最惹眼的地方是,一串反光路锥的底部被一条有附着力的底板连着,收放自如,折叠起来就像是案头的文件夹,一点都不占地方。这样的路锥收放速度极快,而且需要的人手只是原来的三分之一,大大减少了人力、财力与时间成本。由于能紧贴在公路上,风吹不动,特别适宜于各种复杂天气条件下作业。

但前前后后花费了几十万元,专利还是专利,没能在市场上大放异彩。

李到哲也不在意,他的思维跑得太快,行动总有些跟不上趟儿。

有人是人来疯,李到哲倒好,是问题疯——问题摆在面前,不想出办法解决,浑身就不自在。

一遇复杂天气,高速公路工作人员就束手无策,由于对路上的车辆无力引导,只能封闭高速,对已经发生的车祸做做善后。

对于整个社会而言,这是一个最奢侈的浪费。

李到哲的伸缩式车辆引导器应运而生。这款产品安装在路政巡逻车的前部或后部,上方设计高频闪爆灯,非工作状态下为带有反光标志的保险杠,工作时,保险杠可快速向两侧展开,并将道路封闭,遭遇恶劣天气(暴雨、大雾等)可实现快速封闭并以时速40码对已经驶入高速车辆实行引导,确保车辆实现安全低速通行,能有效降低事故发生率,继而实现全天候通行。

一直对城市公路上机动车与非机动车习以为常的“串道”行为耿耿于怀,李到哲又琢磨出道路立体隔离标线,利用一定的高度差真正实现二者的隔离,使其各行其道。

办法不错,效果很明显,但是费用不菲,在几百米长的公路上仅实验费用就得几十万元,这玩意儿玩不起,只能束之高阁。

复合隔离墩、附着式标志牌……李到哲一口气搞了十几个专利。

失意、失意、失意,尽管一个个专利都待字闺中,但一遇痛点,李到哲还是冲劲十足,想方设法寻找出路。

一次急于出门办事,恰巧车又没在身边,李到哲只好下楼打车前往。

十分钟、三十分钟、一个小时,在路口数了半天出租车,眼睁睁地看着人家满载而去,硬是没能坐上。

“没一辆空车,可车辆也不少啊!”

这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李到哲出门专捡出租车坐,一遇高峰期,就在路边考验自己的耐性,顺便查查出租车的过往密度。没事时,他也把自己身边的员工“撵”到路口“数鸭子”。

“多搭乘一波顺路客咋样?”

李到哲与员工们得到的答案一致,所有参与调研的出租车司机都举双手赞同,但来自运管部门的阻力让他们对这一倡议的前景表示质疑。

只要管理跟得上,出租车混乘对各方都是利好,李到哲不担心做不通相关部门的工作,他其时考虑更多的是,如何把城市里的出租车站点利用起来。

在出租车随叫随停的郑州,站点形同虚设,成了一个个无人问津的广告牌。

在每一个站点都植入一个智能芯片,乘客投币一元即为排队等车,芯片上的系统与出租车相连,附近出租车可以瞬时赶过来,单独乘客车费减一元。混乘的,各方按费用比例减少,投币的一元钱算作运营成本,谁投资谁受益……

手机移动客户端大用之后,李到哲计划通过APP软件系统把乘客与出租车司机联系起来。乘客下载后,只需打开APP系统确定自己的目的地,附近可以搭乘的出租车就会迅速赶到……

滴滴打车、优步们风靡后,李到哲的部分理念得以验证,但他更看好自己一直搁置的计划——真正的绿色出行,还是混搭。

2.jpg

安路宝

在一个领域里浸润久了,人的许多想法就很容易接近地气。枝头花开,总有结果的时候。

“十一”长假,李到哲飞车到重庆组织、落实安路宝的生产。

安路宝是李到哲与伙伴们一起研发的一款汽车后市场安全神器——智能安全平视仪,落产以前,已经在市场上炸开了锅——经销商们由起先的犹疑、不屑迅速跃至认可、青睐,以致纷纷下单。

李到哲是个稳妥的人,产品没有最后下线,他只把订单限定在“意向”一栏里。从创意、研发到落产,整整用了十个月,十月怀胎,他希望生下来的是一个营养均衡、健康漂亮的娃娃,身体上没有一丝瑕疵。

安路宝的创意源于李到哲对车行安全的深深忧虑。

有一天,李到哲驾车在高速上疾行,前面的车猛地往旁边转了一道弯。好在,他从来都是个小心翼翼的人,开车从不敢开小差,虽然不明就里,顺势也赶紧转弯。好险,最前面一辆车车速明显过慢,差一点撞上。经过那辆车的时候,他看到司机的左手上正拿着手机……

李到哲在郑州的办公室与主干道中州大道毗邻,几乎每天他都能看到路上的拥堵,很多时候这些拥堵是因为一些小的剐蹭,而剐蹭大多源于司机看手机……

看短信、刷微信、打电话,明知道开车时做这些动作很危险,分分钟都可能发生车祸,为什么一听见手机响,那么多人会习惯性地抓起手机?还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这是个要命的习惯,而这个习惯一旦养成,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很难从人的意识中彻底根除。

“能不能用技术手段把司机们的视线从手机上拉回来?”

安路宝创始人李到哲与他的脑力经济学

这个问号一直打在李到哲的脑子里。

“必须是这样一款产品:一定要满足行车司机最基本的出行需求,同时,尽量减少他们对自己手机的依赖度,实用、简约、安全。”

重庆一家汽车后市场电子元器件加工企业老板与李到哲一拍即合,西安一位搞了多年销售的老朋友也闻讯而来……

三人成众,李到哲创意中的安路宝开始一步步地走向现实。

但这实在是一个极其冒险的举动。三个行外人仅凭借一个理念就不管不顾地往海里跳,全然不知道这海里有多少沟沟坎坎。

虽说汽车后市场正风起云涌,但早已不是一片蓝海。以汽车后视镜的生产为例,仅一个深圳生产商就不下200家。要命的是,没有哪个生产商愿意埋头搞研发,全国数百家生产企业,方案提供商却只有区区5个,产品高度同质化的直接结果是,低价倾销成了唯一的比拼利器,市场极其混乱:你生产5寸屏,那好我就来个6寸的,另一家赶紧就上7寸的、8寸的,屏幕越来越大,功能越来越多,价格越来越低。而与智能后视镜争抢同一客源的智能平视仪到目前还没有哪一款产品能包打天下……

自己做方案、自己做系统,自己开发APP,自己投资、自己生产、自己销售,这在行内人看来是个找死的节奏——链条太长,投入太多,风险太大,懂行的人谁都不会这么干。

李到哲不懂行,他只有一个念头——做一款安全的汽车产品出来。

尝试、调试,再尝试、再调试,按照行车的实际需求一点一点地去做、去改、去修正。

在一次测试中,有客户说,我不喜欢自己手机中的短信内容出现在智能平视仪的屏幕上,有些信息只能是独享的,在众目睽睽之下会让人很尴尬。

仅仅是眼睛停下来扫一下短信内容,行车安全就会大打折扣,况且还会涉嫌泄露个人隐私,李到哲看到了它的不安全,马上把短信内容显示功能去掉,有短信过来,只在屏幕上显示一个名字而已——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重要性排序,重要人物的短信随后找时间打开,其他的可以缓一缓再说,垃圾短信更可以一掠而过……

安路宝创始人李到哲与他的脑力经济学

平视仪投射到汽车前挡风玻璃上的信息在强光下显示的效果不理想,李到哲与技术员们一道攻关……

不断更新,不断调试,到落产时,李到哲智能平视仪仅模具就改了五次,程序升级了不下10次。

精准导航、车速、时间、海拔、行车记录、来电显示、短信提醒、天气……司机想要的,李到哲都做到了。

全弧面流线体的外观设计,USB接口、自带独立电源高清大容量行车记录仪,通过手机APP免费自动更新……安装简单,无须破坏原车线路,即插即用,不发热,无噪音。

无论车停在哪里,一旦遭遇外力碰撞,安路宝立即自动开启自防卫拍摄,各种“意外”,无一遁形……

驭安全,驭从容,为了这个理念,李到哲不惜逆风向而行,把自己的平视仪“减”到极致。

不支持微信提示,实时卫星导航投射在挡风玻璃上只有方向与距离以及路口的语音提醒,繁杂的地图被全部摒弃……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