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这座小县城一半人被日军屠杀,绝户160家!

青史记来源:东海将军2016-10-04 11:07:00责编:管铸热评:

惨不忍睹,山西这座小县城一半人被日军屠杀,绝户160家!

东海将军今日升帐议事,说一说《哭泣的中华》之“朔县屠城惨案”。

朔县,现为山西省朔州市朔城区。该地历史悠久,28000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晚期“峙峪人”就在此繁衍生息。秦朝时候建马邑县,北齐置招远县,北周为朔州总管府,唐、辽、元代称鄯阳县,明清称朔州,民国元年改称朔县,1989年1月朔州建市,同年3月朔县更名为朔州市朔城区。

古今以来,朔城区一直为塞上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和兵家必争之地,同时,这里也是三国时期曹魏著名将领张辽、汉代文学家班婕妤等诞生之地。

然而,在这座历史名城的发展史上,却还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充满苦难与悲惨的往事。朔县屠城惨案,便是其中之一。

在中宣部理论局联合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共同编写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简明读本》第八章中,关于“朔县屠城”是这样描述的:9月28日,日军攻陷朔县县城后开始血腥屠杀,史称“朔县九二八血案”,当地居民及放下武器的士兵和外地商贩被残杀者达3800余人。

各位将军,狗日的小鬼子具体是怎么在朔县屠杀我中国百姓呢?且听本将军慢慢给各位道来。

1937年9月9日,日军突破天镇县盘山晋军防线,侵入山西,仅半个月时间,相继攻陷大同、怀仁、山阴等11个城镇。同时,日军对攻占朔县也做出了周密布置。

9月27日,日军调动万余兵力分东西两路,从山阴县岱岳镇(东路)和平鲁县(西路)出发,直指朔县城。

当时在朔县城内驻有东北军何柱国部队一个连和防共保卫团(地方部队)100多人和四五十名警察。他们在县长郭同仁、公安局长白生成、牺盟会特派员宋效先的组织发动下,决定守城抗日,据险固守。“当时老百姓用骡子驮上子弹,送到城墙上支援,也有送水送饭的。”

9月28日凌晨4点左右,东西两路日军会师于朔县城北后,立即在古城小村一带布置了阵地,开始攻城。至上午10 时许,“由于城里兵少,枪炮也不好,当兵的在城墙上抵抗了一阵子,不久就让日本人用坦克车撞开北门,攻了进来。”朔城遂告沦陷。

县城沦陷后,日军首先用机枪封锁了东门和西门,惊恐的人们想从南城门逃走,日军随即赶来,用机枪封锁了南门,随后在城内展开大搜查,抓捕无辜的居民。如遇稍有反抗或要逃跑的,当场就开枪打死或用刺刀挑死。

日军把抓捕到的约2000多手无寸铁的居民,通过用麻绳10个一伙,8个一堆捆串起来,有的用铁丝缠捆脖子,穿透锁骨、鼻孔、手掌等“纳鞋底”方式,不分男女老幼一批一批地集中押到南城门长100 多米,深、宽近10 米的护城壕上。不少人因鼻子、肩锁骨、脖子上缠着铁丝,走起路来又互相拉扯,未到南城门就被活活勒死。

下午四、五点的时候,狗日的日本鬼子以表演和竞赛的形式拉开了有计划的大屠杀序幕。

日军先是将一批跪着的群众拉到护城壕的边沿上,排成一字形的长队,每一名群众后面站着一个日军,当指挥官的命令一下,这些日军动作很整齐地把刺刀从人们的背部穿至胸膛前,搅动一下后,又一使劲,把尸体就挑进了城壕里。

这样杀了几批后,日军指挥官又下令改变杀人方法,先开膛破肚,进而用刺刀挑杀。当一批群众的胸膛被日军剖开,肠肚流出外面,疼痛的在地上喊叫打滚时,在场外的日军官兵却拍手狂笑。

日军不仅杀人取乐,而且不断变换杀人新花招,即用战刀直接往下砍头颅。其杀人程序同样是,押数十名群众一字形跪在护城壕边上,再在每人跟前指派一名手持战刀的日军,当指挥官的口令一发,数十把战刀在空中一起一落,个个人头便滚跌到城壕下,有的被从腰间一刀劈为两半,其惨状不堪入目。

日军如此轮番地杀了一批又一批,见被抓来的群众越来越多,于是,最后改用机枪扫杀,对半死半活的人再补几刺刀,然后将尸体一起堆入城壕里。

塞北革命烈士纪念馆馆长王彪说,“日军破城首日,就有3000多名群众倒在血泊中,其中2000多人被杀死在南城壕,300多人被杀在北城壕。城内东北角的靶场(射圃)被杀四五百人,西城门口被杀500人左右,东门瓮城内被杀二三百人。”

日军在南城门外成批杀人后,唯恐有些人乘天黑苏醒过来逃生,又开来坦克在死尸堆上翻来复去地进行滚压。接着又用汽车拉来了好多稻草,撒堆到城壕里的尸体上,然后浇上汽油点火焚烧。顿时,滚滚浓烟腾空而起,呛鼻的血腥味笼罩了整个朔城。

几天后,朔县城内的日军接到命令去攻打宁武县,就撤走了,城内活着的人出来寻找亲人,他们在城壕里看到的是一壕人肉酱,有的只有身躯没有头颅,有的皮肉全无,有的已成一堆碎尸,根本无法辨认亲人了。再加上有不少的家里只剩下些孤儿寡妇,所以有几千尸体就沤在这个壕里了。

据大惨案亲历者对王彪讲,在此后的两天里,日军在城内继续进行大屠杀、大奸淫、大抢掠。很多人虽然未被抓到南门外杀害,但又在日军挨家挨户的搜查中倒在血泊里。

有很多妇女被日军奸污后,有的惨遭杀害,有的被逼投井自杀或上吊。南街一个刚结婚的新媳妇,日军进院后,当着其丈夫的面进行了奸污,然后用刺刀将这位妇女从下体一直剖到腹部。丈夫赤手空拳与日军展开搏斗,结果被日军用刺刀刺死。

朔县大惨案的亲历者和幸存者、原太原纺织厂炊事员徐宝回忆说,日军在朔县屠城三天,县城内外,大街小巷,尸骨遍地,血染长街,成群结队的野狗象赶庙会似的啃吃死尸,惨不忍睹。

朔州视听网在《抗战故事汇》节目中称,朔县城当时不足一万人,从1937年9月28日到9月30日,被害同胞占到当时县城内总人口的一半,据统计至少有160余户惨遭灭门之灾,朔县县长郭同仁当时也壮烈殉国。

日军在朔县城制造的这一起惨绝人寰的屠城大惨案,已过去七十余年了,朔城区(朔县)以她崭新的姿容屹立在塞外高原上,但朔城人民和全体中国人对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犯下的这一滔天罪行将永远铭记在心。如果再发生中日战争,东海将军将带甲百万一定让小日本血债血还!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