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天镇惨案:一座古县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青史记来源:东海将军2016-10-01 11:27:22责编:管铸热评:

山西天镇惨案:一座古县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东海将军今日升帐议事,说一说《哭泣的中华》之“天镇惨案”。

天镇县,隶属山西省大同市,位于山西最北端,地处晋、冀、蒙三省(区)交界处,素有“鸡鸣一声闻三省”之称。战国时代为延陵县,辽代改名为天成县,清朝雍正三年(1725年)正式确定为天镇县。

在历史上,天镇县是个名不见经传的边塞小城,70年前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天镇战役,是日本侵略军入侵山西门户的第一战。县城沦陷后,狗日的小日本在这里犯下了的滔天罪行,烙印在天镇人民心中,成为他们永世难忘的痛。

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简明读本》第212页,东海将军发现了这样一段文字:在山西,1937年9月,侵华日军沿平绥路西犯过程中,于12日凌晨攻入山西省天镇县城,不分男女老幼,逢人便杀,更在光天化日之下奸淫妇女。据战后统计,天镇县城蒙难者达2300余人。史称“天镇城‘八•八’惨案”。

东海将军我查阅了大量的历史资料,梳理出来天镇惨案的细节,说给各位将军听一听。

1937年9月6日,日本集中约3个联队主力沿平绥路西进,从天镇砖窑、朱家沟、大桥方向向晋绥军61军盘山防线展开全面攻击。固守盘山防线的400团,在团长李生润的率领下与日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最终因伤亡严重,增援无望,无奈之下撤出阵地。到此,盘山防线全面崩溃。

在天镇城内,399团全体官兵在团长张敬俊的指挥下,一次又一次打退了日军的凶狠进攻,守城四天四夜。在得知盘山防线全部失守,阳高城又被攻陷等消息后,张敬俊团长带领剩下的200名余名士兵,于11日夜间撤离了天镇城。

山西天镇惨案:一座古县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9月12日,日军进入天镇城,开始烧、杀、抢、奸,制造了惨绝人寰,骇人听闻的天镇“八•八”惨案。

“那天是阴历(农历)八月初八,天刚亮,就听到从县城东北面传来大炮声,一会儿功夫,就看到街上四处逃难的人们边跑边喊:日本人来了,鬼子杀人了!”惨案幸存者、当时10岁的昝贵清清楚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

日军从轰塌的城墙处入城,兵分三路:一路沿着东城墙向南,一路顺北城墙往西,另一路直入城内街巷。这些狗日的日本鬼子入城后,横冲直撞,三五成群,四处鸣枪,挨门逐户搜杀逃散和躲避的百姓。

从上午10时许,鬼子兵把搜到的老百姓,分别押往北门瓮城、霜神庙、马王庙、云金店前、东北城墙角、西城门窑洞等地,展开了一场骇人听闻的大屠杀,使一座古县城顿时变成了人间地狱。

马王庙分里外两进院落,里面的院子有一个长约25尺、宽度和深度都是15尺左右的深坑,是晋绥军留下的防空掩体,谁也没料到,这里竟成了500多名男女老幼葬身的坟墓。

丧心病狂的日本鬼子把男人们分批押进里院,每批进七八个,一排端着亮晃晃的刺刀的鬼子兵立在坑边,鬼子兵将刺刀捅进他们的背部,从胸前穿出,然后把尸体挑入深坑……

后来他们嫌人们穿着衣服扎起来费劲,便逼着他们在进庙前脱光上衣,裸露出胸膛。有的人被连捅十几刀,最多的被捅了32刀才断了气。个别没被捅死的,跌入坑内也被上面的尸体压死了。

在马王庙大屠杀的同时,云金店前的集体大屠杀也在进行。云金店位于城西门路南,店前是一片开阔的场地。日军从西南、西北两街道的小巷中,押出来300多名成年男人,全都集中在这块空地上,然后用重机枪猛烈地向人群扫来,无辜的百姓一片片倒下去,鲜血染红了半条街。

“在北门瓮城,鬼子们担心有人逃跑,把每个人的裤带解下,用裤带先把每个人两只手绑起来,再把两个人的手臂捆在一起,押往东北街的大操场。这些人的裤子全都耷拉在半腿,走得很慢。鬼子用燃烧的烟头烫一些人裸露在外面的阳具,惨叫声四起,鬼子却哈哈大笑。”惨案幸存者段发仁说。

段发仁哭着说:“这500多人被押到了东北街的大操场。操场东边有一座院子,院内有晋绥军挖的3条大壕沟,每条长11米、深3米、宽2米。鬼子们把大操场上的老百姓10人为一批,押进院内的壕沟沿上,用机枪射死,跌入壕内,再押一批,再射杀……”

山西天镇惨案:一座古县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有材料证明,仅9月12日这一天,鬼子就惨无人道地屠杀了1490人!可以说城内家家遭劫,院院遇难;大街小巷,行人绝迹,尸横遍地。极度的恐怖笼罩着县城,死的恐惧笼罩着每一个家庭,整个天镇城在痛苦中呻吟。

东南街有三个年轻媳妇和两个姑娘一起躲藏在一间暗屋里。在日军挨门逐户搜查时被发现,她们遭到反复蹂躏。两个姑娘被十五六个小鬼子轮奸,因无法忍受痛苦和折磨,尖声叫喊,招致阴部被残忍地插进擀面杖。

年仅15岁的张姓少女,光天化日之下在大北街被7个小鬼子轮奸,后又被鬼子揪住她的双腿,活活地撇成两半。

9月14日,一伙日军从四道街的住宅里搜寻出来六七十名妇女,就像赶去屠场的羊群一样将她们赶到大操场。日军就用刺刀逼着她们把裤子褪到膝盖下,挪蹭着小步,围绕七横八竖的尸体转圈子,供他们消遣取乐。他们还用燃烧的烟头,一边去烫妇女的阴部,一边开心地狂笑。

仅两天的时间,能够落实姓名和地点的被害妇女多达上百人。含冤忍辱,带着肉体和心灵的创伤、沉默终生的妇女又有多少?恐怕永远也难以算清了。

欢迎关注东海将军微信公众号(D1931918)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