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一个村子3000多人惨死在日军手下 现场惨不忍睹

青史记来源:东海将军2016-09-29 22:21:16责编:管铸热评:

东北一个村子3000多人惨死在日军手下 整个村子从此消亡

东海将军今日升帐议事,说一说《哭泣的中华》之“平顶山惨案”。

1932年9月16日中午,驻守抚顺的日军守备队第二中队队长川上岸和宪兵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率领190多人的日军包围了位于抚顺市区南部的平顶山村,把全村3000多人集中到村南边的草坪上,理由是“昨晚大刀会袭击抚顺,平顶山居民没有一个受到伤害,为纪念大家太平无事,给大家照相。”

原来是9月15日日夜里(农历中秋节),一支辽东民众抗日自卫军途经平顶山村,烧毁了日军的仓库、工厂、杨柏堡采炭所等要地,处死了采炭所所长渡边宽一,打死了自卫团长平岛善作等七八个日本人。

日军拿抗日武装没办法,迁怒于无辜的平民百姓,于是预谋了一场狠毒、血腥的大规模屠杀计划。“如果用软的办法哄不出来,就必须来硬的,软硬兼施,务必把这些活东西都赶出来,无一漏网。”

对这突如其来的逼赶,很多村民不想走,日军一边嚎叫着,一边把刺刀直指人们的胸膛。一些小脚老太太和病残者,因为走的慢,有的被日军连推带拖赶着走,有的被就地杀死。就这样,3000多手无寸铁的居民全被驱赶到草坪上。“前一天刚过中秋节,村里人聚集到空场的时候,有些孩子手上还拿着月饼、葡萄在吃。”平顶山惨案的幸存者杨玉芬说。

东北一个村子3000多人惨死在日军手下 整个村子从此消亡

草坪上,一家人挨着一家人,四周已被日军严密地包围起来。草坪中央,立着几个用黑布蒙着的带腿的东西。人们不知道那是何物,有些人还以为真的是给他们照相用的相机。

当全村人全部都集中到草坪上后,日军开始纵火烧毁全村房子。在熊熊烈火和冲天浓烟之中,村民预感到一场大的灾难就要降临,惊恐之下不顾一切地往包围圈外冲去。

这个时候,“黑布掀开了,哪是照相机呀,是机关枪!一阵‘突突突’,逃也逃不了……”。日军开始向村民疯狂扫射,步枪也从四面八方射来,在弹雨之中,赤手空拳的村民纷纷倒地,霎时血肉横飞,血流成河,整个草坪变成了一片血海。哭叫声和受伤者的惨叫声、咒骂声,连成一片。

枪声停止后,四周死一般寂静。日本鬼子看看草坪上的人都躺在血泊中,便准备上车离开。当最后一辆车刚启动,突然响起了孩子的哭叫声。日本鬼子马上调转车头,进行第二次屠杀。

这一次,不是用枪杀,而是用刺刀扎。日本鬼子用刺刀对准不管是死人还是受伤的人,统统往肚子上深刺一刀。有些日本鬼子把孕妇肚里的婴儿用刺刀挑出来抛到半空,更可怜的是那些不懂事的孩子,还在地上爬来爬去地呼爹唤娘,全被日本鬼子用刺刀活活捅死!直到彻底没了动静,才最终离开。

整个大屠杀过程历时3个多小时。下午4时左右,日军又扑向平顶山村附近的栗家沟和千金堡,将两村未来得及逃离的200多名村民残忍杀害。三村无辜逃生者仅百余人,后因伤势严重又有不少人死去,最终活下来的只有54人(一说是45人)。平顶山村从此消亡。

第二天一早,日军雇了一帮人,用火钩子把平顶山村死亡的人钩到山崖底下垒起来,其中还有没死的重伤号,也同死人堆在一起,浇上汽油焚尸,之后用炸药把山崖炸崩,掩埋未烧尽的尸骨,以掩盖他们万恶的滔天罪行。

日军然后又在屠杀场四周拉上铁丝网,抓来劳工在此铺设铁道;接着,又以守备队的名义,命令抚顺县长夏宜在平顶山村、粟家沟和千金堡的废墟上制作假房,拍成照片,以掩盖其屠杀罪证。同时,贿买正在沈阳的国联调查团新闻记者,让他们保持缄默。

事后,日军布告全县,不准收留平顶山大屠杀中幸存下来的百姓,违者即是“通匪”,其全家将处死。“因为害怕日军追杀,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些幸存者不敢说自己是平顶山人。”

直至抗战胜利,平顶山惨案的幸存者才敢对别人说起他们的遭遇,被日军严密封锁的那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再一次真实地展现在世人面前。

“我使尽全身力气,推开身上尸首,挣扎着爬起来。一看,四周黑压压一片,东倒一个,西倒一个,全是尸首。有的脑袋崩裂,有的露出内脏,有的丢了臂,有的断了腿,有的血肉模糊,看不出人样来。”幸存者杨占有说。

另一位幸存者方树荣在1954年12月3日的控诉书中写道:后来我睁开眼一看,只见我的爷爷、奶奶、弟弟……都被打死了,我母亲的头被打破了,白白的脑浆流了很多,两岁的小弟弟还在我母亲身边爬着叫妈妈,被鬼子用刺刀一扎,往远处一摔。

幸存者杨占山说:“我一家原有二十四口人,这次惨案中就被杀死了十八口,剩下了六个人,这血海深仇终生难忘。”

东北一个村子3000多人惨死在日军手下 整个村子从此消亡

新中国成立以后,国家开始彻底调查当年的平顶山惨案。1951年,在惨案旧址建立平顶山殉难同胞纪念碑;1972年,修建“平顶山殉难同胞遗骨馆”。2005年7月,“平顶山惨案遗址纪念馆”进行改扩建并更名为“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

在馆内,800余具遗骨,有的头骨大张着嘴,那是在惨叫的瞬间绝命的样子,有的肩胛上留下深深的弹洞,有的头颅骨被子弹穿透,有的尸骨还留下了累累刀痕……

1951年清明节,抚顺市第一次举办了“平顶山惨案三千同胞公祭大会”,向沉冤地下的3000同胞致哀。2014年9月2日,在抗战胜利69周年前夕,辽宁各界300余人在抚顺平顶山惨案纪念馆举行公祭活动,对3000多名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及遇难同胞沉痛哀悼。

对于这样的暴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日本政府并不承认日军在抚顺平顶山杀害了3000平民,并且在日本国内流传有好几个版本,虽然说法不一,但都是在千方百计地否定史实。

1972年,日本《朝日新闻》记者本多胜一所著《中国之旅》出版,介绍了侵华日军在平顶山屠杀平民的暴行,日本民众在震惊的同时更多的是怀疑。随后,日本名古屋电视台几名记者组成摄影小组来到中国实地采访,寻求真相。

名古屋摄影小组在抚顺平顶山惨案的遗骨发掘现场,用镜头如实记录下了整个过程,并采访了几位幸存者。

回到日本后,他们制作了一部纪录片,并在日本名古屋电视台播放,在日本民众中引起了强烈的反响。“在电话中我感觉到了民众的震惊,感觉到他们对自己国家军队所犯下错误的痛心。 ”名古屋电视台记者中林良夫说。

1996年,平顶山惨案幸存者方素容、杨保山、莫德胜开始状告日本政府,要求承认制造平顶山惨案这一事实,并给予经济赔偿。经过10年3次的跨国诉讼,日本终于以法律文件的形式承认了平顶山惨案是由日方军队所为。

欢迎关注东海将军微信公众号(D1931918)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