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河北唐山一个村子发生了件大事,震惊全国!

青史记来源:东海将军2016-09-29 08:28:30责编:管铸热评:

1941年,河北唐山一个村子发生了件大事,震惊全国!

1941年1月25日,河北丰润县(今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一个村子发生了件大事,震惊全国!东海将军今日升帐议事,就先给各位将军说说这件震惊全国的大事。

这件事之所以能够震惊全国,是因为死的人数太多,太惨。全村1700多人,有1230人惨死在狗日的日本鬼子手下。

把这件惨案公布于众的是时任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冀东军分区政治部组织科科长、前线记者团记者雷烨。他是第一个到达惨案现场的记者,在现场拍下了许多照片,并以笔名朱靖发表了一篇《冀东潘家峪大惨案》的通讯报道,国人就是通过他的这篇报道才知道了这起惨案。

这个村子就是潘家峪,位于河北省丰润县城东北60里处。

1941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二十八)拂晓,日军召集唐山市及五县十六个据点的3000多日本兵和2000多名伪军包围了潘家峪。

为什么日军在中国传统节日春季即将来临之际召集这么兵力包围一个小小的村子呢?原来,潘家峪是冀东著名的抗日游击根据地,冀东办事处、冀东军分区司令部、丰滦迁抗日联合县政府、尖兵报社印刷厂等冀东八路军党政机关都在这里及附近的东山沟办公。

李运昌、节振国、丁振军、焦若愚、周文彬等冀东党政军领导经常在此指挥战斗,打得日军晕头转向,损失不小,所以,他们把潘家峪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1941年,河北唐山一个村子发生了件大事,震惊全国!

为了拔掉所谓的“眼中钉、肉中刺”,趁着年根底下,不少村民都陆续回家过年,警惕性也相对放松,日军就制定了这个凶残的屠杀计划,“这次到潘家峪,一是打八路军,二是惩罚老百姓”

日军进村后,逼问八路军下落无果,就把集中起来的村民们赶到铺满柴草、倒上煤油的潘家大院。进了院子之后,狗日的小日本在四周的墙上、平房上和大门洞子上方向人们开枪、扔手榴弹,两架掷弹筒也向大院里发射炮弹。

在烈火浓烟之中,村民们辨不清方向,找不见亲人,踏着满地烈火奔突号叫。衣服燃烧着,头发燃烧着,人人都像一个火球在各个院落之间滚动,在惨叫声中成片成片地倒下。村民们的躯体在爆炸声中被撕裂、被击碎,断肢残臂被高高地炸上天空,然后又随着漫天血雨噼噼啪啪地落下来,落进烈火之中。

在西院,二门后头、厢房前头,日本军官挥舞着战刀朝村民砍去,每砍下一颗头颅,就提起来放在窗台上,以此来计算自己屠杀的业绩。这些丧尽天良的小鬼子还在大门前面的空场上,提起几十个婴儿的小腿,抡起来往二门旁边的一口大石槽上摔,往捶布石上摔,脑浆和鲜红的血溅得到处都是。

西大坑附近,有30名被挑来给日本人做饭的妇女,被凌辱之后,烧死在菜窖里……

潘家峪惨案幸存者潘善增说,自己是被母亲藏到了院西猪圈旁厕所坑里,才幸免于难,一直到第二天上午8点多,才被救出来,而一米多高的猪圈里满是尸体。他亲眼看见日本鬼子抓着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一脚踩着孩子的脚,手使劲一撕,人就两半了,然后就被扔到了火坑里,特别惨。

在这场震惊中外的“潘家峪惨案”中,共有1230名同胞在持续5个小时的屠杀中遇难,96人重伤,1235间房屋被烧毁成了一片焦土,拥有1700余口人的村庄,只剩下400余人。

第二天上午,周边20多个村庄的乡亲们赶来帮忙收拾残缺不全、难以辨认的尸体,整整忙活了3天,分别按男、女、儿童安葬在四座大坟里,其中有800多人被烧得无法辨认。

血债要用血来偿。1941年3月5日,潘家峪幸存下来的20多名青壮年自发组织起3个“抗日复仇小分队”,加入了向敌人讨还血债的行列。

5月9日,“潘家峪抗日复仇团”正式成立。1942年7月18日,复仇团配合冀东分区第12团,参加了著名的滦县“甘河槽伏击战”,180多个鬼子无一漏网全被消灭,包括制造潘家峪惨案的罪魁祸首——佐佐木二郎,为死去的乡亲们报了仇。

之后,“潘家峪抗日复仇团”转战全国各地,先后参加过二十多次大的战斗,相继获得“勇猛冲杀”、“积极奋勇”等奖旗。时至今日,洛阳武警某部6连仍被命名为“潘家峪连”。

1941年,河北唐山一个村子发生了件大事,震惊全国!

2014年7月13日,潘家峪村派代表到北京找到了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以全村的名义,委托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向日本提起索赔诉讼,索赔金额为60亿元。

“我们起诉的目的,就是希望日本正视历史,以史为鉴,不要继续沿着复活军国主义的道路一意孤行地走下去!”潘家峪民间对日索赔团团长潘瑞燊说,让潘家峪人感到比当年罪行更可怕的,是一些日本右翼分子从未进行认罪的态度以及企图复兴军国主义的野心。

2015年8月18日,日本“铭心会南京”第30次友好访华团和日中友好希望之翼(长崎)第13次友好访华团前往潘家峪,探访日军制造的震惊世界的潘家峪惨案和当时的幸存者。

在参观完遗址、展览馆,听了惨案幸存者的讲诉后,代表松冈环表示,日本对于历史的认识有一定的问题,也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谢罪和赔偿,同时真实的历史没有传给下一代,基于这些原因,我一直到中国走访,将真相带回日本,让更多的日本人了解。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