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宁武县:7000多人的小县城被日本鬼子屠杀4000

青史记来源:东海将军2016-09-28 10:34:53责编:管铸热评:

山西宁武县:7000多人的小县城被日本鬼子屠杀4000

东海将军今日升帐议事,说一说《哭泣的中华》之“宁武城惨案”。

宁武县,隶属山西省忻州市,人口15万人。传说宁武由凤凰所变,故有“凤凰城”之称。同时,宁武也是一个苦难的地方,饱受战火洗礼,生灵屡遭涂炭。其地名就有“企盼安息武而寓其意”。

宁武县人民政府网在《走进宁武》中介绍到,宁武建城时间不长,却经历了两次大屠杀。1644年,宁武百姓跟从周遇吉抵抗李自成农民军,城破之后,百姓被尽屠之。1937年,日军侵入宁武,在宁武屠杀13天,这个当时只有7000多人的小县城,被屠杀4000多人。

李自成屠城今日暂且不表,东海将军今日只议抗日战争初期日本鬼子在宁武犯下的滔天罪行。

1937年9月30日,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官植田廉吉大将命令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旅团长酒井镐次中将,率领所属部及堤支队,分别从朔县、应县向朔县南青疙瘩集结,发起对驻守在宁武阳方口的晋绥军独立第7旅马延守部的进攻。

10月1日,“宁武抗战第一枪”正式打响。激战近两日,日军仍然难以取胜。酒井镐次急命:坦克部队转战西北方向,取路大水口,然后迂回攻城。在飞机的掩护下,激战约1小时,日军突破晋绥军阵地,由麻家梁至坝墕梁再到宁武——神池公路,直达通往宁武城大道。2日点灯时分,日军坦克开路,汽车随后,部队长驱直入,攻占了宁武城。

此时,晋绥军独第7旅守军已经腹背受敌,为不至被前后夹击,开始从后石湖、段家岭两路向轩岗方向撤退。

关于日军攻城日期,八路军太行纪念馆网站在“宁武城惨案”中是这样介绍的:9月30日,日军独立混成旅团由朔县出发,于当夜20点左右,侵占了宁武县城。

东海将军发现,除了攻占宁武的具体时间有待于佐证外,关于日军在宁武大屠杀的时间,《华北历次大惨案》等各种资料都指向了:10月2日(农历八月二十八)上午。

日军占领了宁武城后,发现县城几乎是一座空城。因为城内不少百姓为避战祸,大多在城区沦陷前已出逃到荒山野郊,但城内仍有不少老弱妇孺、晋绥军伤病员、同蒲铁路筑路民工和几座寺庙的一些僧人。

为了诱骗躲避在外的老百姓返回城内,狡猾的日军伪装“慈善”,大肆宣扬建立所谓“王道乐土”,并物色了一个叫邢梅生的汉奸,沿街大叫,四处奔走,招摇撞骗,把回城的老百姓召集到宁武县师范学校的操场上“开会”。

当会场上聚集到两、三千人的时候,日军一方面偷偷将操场四面出口封锁起来只准进入,不准外出。一方面发给与“会”者每人5支香烟、10粒水果糖,说是“慰劳良民”。

正当百姓对此莫名其妙的时候,操场四周预伏的日军突然开枪,手无寸铁的群众当场有上千人被打死。与此同时,日军另一部分闯入延庆寺,勒逼主持仁柱法师交出寺内金佛。但仁柱法师刚直不阿,宁死不屈,始终末交金佛,日军遂凶相毕露,将主持及僧侣40人悉数杀尽。

作家王树森先生在他的短篇纪实文学《宁武城大屠杀》中是这样描述当时的惨况:日军挨门逐户地搜查,肆意奸淫掳掠。小鬼子见了男人,就用铁丝将锁骨穿通,数十人一串,集体杀害;见到妇女,就或抢或奸,虽老妇幼儿,亦不能幸免。

“日军闯入女校,一位30出头深受县人爱戴的女校长,被日军拖到院内,在光天化日之下,轮番蹂躏,摧残至死。”

“在一个叫永顺店的铺面,三具赤身裸体的青年女尸横在上面,有一具已被剖开肚皮,肠道外溢,鲜血染红了大半个被面,显然是一伙日本强盗在发泄兽欲后,将她们杀害的。”

文中写到:10月2日开始的这次集中屠杀,整整延续了10 天,约4800余名无辜同胞,惨遭杀戮。日寇撤走后,每天日落前,街巷空荡,无人敢走。

城内房屋建筑大部分被日军或烧或炸,焦土和瓦砾满街。城内街道两旁,横七竖八躺着数不清的男女老少死尸,有的尸体被狗咬掉一半面孔,脸上露出惨白的牙齿,令人恐惧万分。有的狗已分不清活人和死人,见了活人就乱咬,不得不用枪击毙……一些水井里的尸体,已经腐烂,到处弥漫着一股难闻的腥臭。

10月10日拂晓,八路军120师715团在晋绥军骑2师4团附属步兵贺连陞营的配合下,共同围困宁武城内日军。13日,朔县日军以坦克、装甲车57辆增援宁武,在宁武城北5公里处马家湾受到第120师骑兵连的伏击。当晚,宁武日军弃城逃向朔县。宁武即为八路军120师和晋绥军骑兵2师收复。

尽管早就对日寇的凶残有所耳闻,但是真正见到宁武城惨不忍睹的景象,还是把八路军和晋绥军全体将士完全激怒了。“街头零星游荡的,尽是身披麻袋、破布条的伤残者、寻亲者、乞丐,以及极度惊吓恐惧导致的痴呆和疯人,有上百人之多。”

八路军120师716团团长贺炳炎后来在《雁门关伏击》一文中回忆当时情景说:“仅宁武一个县城,就被杀害了不知多少,差不多家家的菜窖都成了活埋人的土坑。所有的水井,都堆积着刺刀挑死的男人小孩,和被奸淫后复遭残害的妇女的尸体……”

在廖汉生将军(时任120师716团政委)一生的战斗历程中,抗战初期在宁武县城的所见所闻令他终身难忘:街头、院内、屋里、菜窖下、水井中,到处是被日军残杀的百姓尸体,有的身首异处,有的肢体残缺。

廖汉生满怀悲愤地带领战士们掩埋罹难同胞,同时用血淋淋的事实对部队进行政治教育:我们一定要为死难同胞报仇!

八路军120师716团3营营长王发祥在连以上干部动员会上愤怒控诉:“我们永远也忘不了敌人在宁武犯下的滔天罪行。11连连部住的那个院,一家8口人,被杀了7口;一个不满3岁的小孩,也被用刺刀活活戳死,现在只剩下一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老大娘。她眼泪都哭干了,拉着我们,要我们报仇!”

在不久的雁门关伏击战中,716团的战士们用胜利作出了回答。1937年10月18日,在团长贺炳炎、政委廖汉生的率领下,716团官兵冒着敌人数架飞机助战的危急情势,呼喊着“为宁武百姓报仇”的口号,迎着敌人的刺刀上,奋勇杀敌,赢得了战斗的胜利。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