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河南桐柏县一个小河里洗了一次澡,爽!

清平坊来源:看头条2015-07-20 18:26:45责编:管铸热评:

我在河南桐柏县一个小河里洗了一次澡,爽!

河南去过很多次,特别是以前去的很多,这几年倒是没去过。看不少朋友谈河南,怀念起一段河南的经历,不妨大家共享。

河南我去过省会郑州、古都开封,以及南阳、信阳、周口、驻马店、商丘、漯河等地方。曾经在二七塔旁边的亚细亚商场看早上的表演,曾经抚摩过开封的铁塔,曾经在南阳听地方戏曲----虽然没明白,曾经在周口天天狂吃苹果----黄泛区出产的苹果价廉物美口感极好,曾经在驻马店看见挂了很多“学习张家港”的条幅……可是这些地方都不是我怀念的,应该说现在的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我怀念的是大别山区的-----桐柏县。

也许少数对战争有兴趣的朋友听说过,大多数朋友我想是不可能知道这地方的。这是南阳地区的一个县,这里是江苏重要河流-----淮河的发源地,有本书叫《桐柏英雄》,写的是这里的革命历史,可惜我没看过。刘邓大军千里挺进大别山,曾经在这一带跃马扬鞭。

我在河南桐柏县一个小河里洗了一次澡,爽!

革命历史当然是不可能让我深深怀念的。工作需要,曾经在夏天的时候,在桐柏县下面的一个大镇上住过,因为回县城很不便。住的是一个家庭旅馆,布置当然是很朴素的,但是很整洁,老板是个典型的河南中年妇女,勤劳质朴,她家是个警察之家,老公、儿子、一个女婿都是警察。一个女儿嫁走了,另一个十七八岁模样,在家里帮老妈一起经营旅馆。

我记得旅馆院子里有棵石榴树,有棵梨树,还有一些花花草草。角落里还养了头大黑猪,我吃饱了喜欢去拍拍那头猪,他会哼哼几声。旅馆里有自来水,感觉特别凉,过了二天我才知道,原来那是从房子背后的山上接的山泉水-----比农夫山泉正宗多了,这一来,洗澡就不行了。跟当地人一发牢骚,他们就说,你到河里去洗吧。

到了晚上本地人带我去,镇区南面几百米的地方,有条小河,这是淮河源头的一条支流。还好第一次去是有人带路的,否则我非给吓跑不可,沿着河滩去寻找最合适的地段,看见刚洗好的女子在穿衣服,在朦胧的月光下,说实话,其实看不明白,但是看得出来是女子。原来当地有一座桥,以前的规矩是男子在桥的上游洗,女的只能在桥的下游洗,这样互不干扰,现在没有那么严格了,想到哪里洗都行,只要互相保持一定距离,不互相影响就行。

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躺在河里,真是舒服的一塌糊涂,这种享受,有钱老板花一万在城里也享受不到。浅浅的山间小溪,河底都是细沙,水深刚好盖过肚皮,由于白天太阳暴晒,沙子和水都是温温的,找块大石头当枕头,就那么躺着,自然的水流冲刷着身体,那个滋味,这么说吧,就想躺在那里不想回去睡觉了。仰望苍穹,明月高挂,繁星满天,在城市里根本看不见的银河,明显的横亘在清澈的天幕上,自从长大,大概N年没有认真的看过夜空,更是很久很久没有看到银河了,看着天上的星星眨眼睛,听着耳边的虫儿鸣叫,感受水流的温度和速度,那是种也许一辈子也只有一次的经历。高级的桑拿浴、五花八门的设备再好,永远都不会有那种感觉,要说我曾经有过一点点天人合一的感觉,那就是在那里,别的地方再也没有过。

我在河南桐柏县一个小河里洗了一次澡,爽!

一个人躺了很久,感觉到已经没人了,想着明天反正还能泡,收拾收拾回去睡觉。山间的小溪,平时水流很小,河也不宽,但是有很宽的河滩,看着河滩两侧黑黝黝的山包,迷迷糊糊往回走,突然感觉眼前有人,原来还有两个也是晚回的女子在穿衣服,一下子有点慌张,赶紧低头走过,她们倒是什么反应都没有。

非常的感叹,以前在一些讲述少数民族趣闻的书里,也知道很多少数民族观念是不保守的,在河里洗澡很正常。没想到的是,居然是在河南的山间小镇上见到,真的是没有想到。所谓道德,其实大家都无所谓的,那就是道德的,象我慌慌张张的,实在是惭愧。

这么舒服的洗澡地方,第二天晚上当然还是去,一回生两回熟,第二天就不用当地人带了,直接去昨天的地盘。到了那里,一看已经有两位霸占位置了,那可是我昨天好不容易找到的最舒服的好位置,先来后到是基本规矩,只好到上游二十米左右找个新位置,可是位置还是欠佳,惦记着那个老位置,过了一会,看他们上岸了,赶紧裸奔过去,结果我的暴发速度还没发挥出来,对面的朋友就说“别过来,等会儿”。我一楞,站住一看,乖乖,原来不是两个男的,是一男一女阿,刚才路过没注意。赶紧退回去,等他们走了,再过去占领老巢,躺在那里,哎,怎么我就没人陪着阿,郁闷坏了。不过,泡了一会就想开了,人嘛,不能太贪心是不是,有这么好的条件洗澡,还想怎么样。

除了洗澡,还怀念那里的花生米,那里是花生产区,当地人喜欢生吃刚从地里挖出来的新鲜花生,开始我不习惯,有股生腥气,后来习惯了,就觉得这吃法好,营养完全保留,手里捧着带壳的花生,边走边吃,那感觉好极了。怀念在旅馆帮小姑娘做饭烧火,灶膛里的火光烘的人一身汗,柴草弄的一身灰尘,可是就感觉爽,那是一种久违了的小时候的感觉。怀念在那里坐过的窄轨小火车,因为有矿山,所以有条小铁路,开的火车很有意思,前几节是坐人的,后几节是猪牛羊的地盘。怀念那里的一只刺猬,很可怜的在市场上等待出售,花了五十大毛买了下来,养在旅馆里,吃了我不少花生米,后来走的时候就把她放生了,如果她现在儿孙满堂,不知道会不会想起我这个恩人。

这就是我最怀念的一段河南生活,可惜,没多少天,工作完毕也就回南京了,在南京跟同事一通猛侃,说的他们都直流哈拉子,一个个都说“下回那地方有事我去”。

我在河南桐柏县一个小河里洗了一次澡,爽!

很反感少数朋友就根据火车站之类的一些简单经历来判断一个地方,要说火车站,全国出了名最黑暗的是广州站。河南不富裕,这是事实,可是也不是象一些传说的那样,我对河南的熟悉程度还是比较高的,怎么就一件坏事都没碰到。尤其一些朋友,就算你对经过的地方确实是很不爽,那你可以说郑州很不好,可以说开封很不好,你不能说河南很不好,你去过河南多少地方,就那么肯定?(作者:觅渡桥畔)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