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表弟点评蒋介石斗不过毛泽东:只懂上帝 不懂哲学

青史记来源:启东日报2014-06-14 16:45:47责编:LX007热评:

“给你表哥毛泽东写一封信”

文强在淮海战役中的职务是国民党徐州“剿总”副总参谋长。把这样一位资深的军统干将推到火线上去,显然出自蒋介石对他军事才能的欣赏。早在黄埔军校期间,蒋介石就在校长办公室召见过文强,因为当年黄埔四期八百多名考生中,文强的成绩排名第三,以致在军校与他睡上下铺的同学林彪自此以“三哥”称之。文强与林彪自然没有亲戚关系,但是他与毛泽东却是实实在在的姑表兄弟。因为如此,他曾与毛泽东站在长沙橘子洲头“指点江山”;又曾在周恩来的监督下参加共产党;而他以中共高干的身份第一次入川执行任务时,他的直接领导人便是朱德。然而,这只是文强的半张脸,另外的半张也充满传奇——邵力子是他加入国民党的入党介绍人;蒋介石曾经三次接见他,每次都委以重任;而戴笠视他为军统接班人;程潜把他请回湖南,以帮助其竞选副总统。

当文强的脸由两个半张。合为一张的时候,他的真实的身份便是生活在共产党监狱里的国民党战犯。淮海战役被俘后,他被关押在济南战犯管理所。解放军攻克南京,管理所出刊庆祝。文强的献诗是:

痛惜江南飞落英,大江百万渡雄兵。

可怜玉石狮子在,国府门前月不明。

此诗一经张贴,其他战犯无不大惊失色,组长王耀武甚至不敢从墙报面前通过,绕道前来劝说文强赶紧把“反诗”撕掉。文强冷笑道:“一个‘痛’字表明我对国民党失败的哀悼,一个‘雄’字表明我对共产党胜利的喜悦,我是矛盾的,却是真实的。如果这是‘反诗’,那你叫共产党把我枪毙算了!”出乎包括文强在内的所有战犯意外,这首“反诗”在墙头张贴长达七天之久,终于无人问津。

文强高且瘦,脖子长而细,可是进了功德林,他的脖子越长越粗,那一个连一个的疙瘩,长在脖子两侧的青筋上,让他饱受折磨,痛苦不堪。经复兴医院检查,他患的是淋巴腺结核,需要开刀住院。文强出院后回到功德林,逢人便说他是因祸得福,因为手术不仅把他的淋巴腺割了,也把他的扁桃腺割了,以致他百病全除,健康如初,平日连感冒也不多见。知恩图报,文强的情感天平就是在出院后不久发生倾斜的。

翘望盈盈得,天风浩荡来。

都中多喜事,笑看雪里梅。

这是文强发表在功德林墙报《新生园地》的第一首诗。有了第一首便有第二首,有了第二首便有第三首,几年下来,当他望着自己一千多首诗稿,心里就复萌了一个从学生时代便开始的追求:出本诗集。诗集通常前面有个小序,文强早早地写在这里:“近年目之所及,耳之所闻,心之所想,一一记之于诗,其中绝大部分曾投稿于墙报《新生园地》发表,以当作我加速改造以来之诗思录亦无不可。我的诗稿欲待新生之日加以整理,以之留做重新做人的纪念。且定名此稿为《新生诗草》,兹作小序冠之于首。”

1956年功德林允许战犯跟家属联系的当晚,文强给他第二任妻子葛世明写了一封信。信很短,可是邮件超重了,因为随信附上了几百首诗。三十年前,文强也曾经把诗稿放在他第一任妻子那里,用他写进小序里的话说,“抗日战争期间写成各体诗稿约一千五百余首,存我妻之手,因我妻亡故,恐已失散无遗”。文强共有五个儿子,其中三个是葛世明生的。葛世明一直生活在上海,在立信会计学校担任教师。1953年开始,中国有了镇压反革命运动,有关方面派人冲进葛世明正在讲课的教室,当众宣布她是国民党潜伏特务,然后五花大绑,由来人押走。葛世明没有被押进监狱,而被押回家中,接受监视居住。居住了一年半左右,1955年春天,当有关方面派人再次前来索取交代问题的材料时,发现葛世明已经在拧开的煤气灶旁自杀身亡。全然不知的文强在葛世明死去一年以后写信给她,那信肯定是收不到的。可是,不知为什么,信件没有被退回功德林,直到文强多方打听,终于和儿子文定中取得联系,方才知道了家庭的又一个悲剧。有所不同的是,第一任妻子因病而亡,第二任妻子含冤而去,后者比前者显然给了文强更深的痛苦,更大的打击。

相关文章

看头条 媒体合作